當前位置:首頁 >>理論研究 > 稿件
淺析孫中山民生主義思想與社會主義的關系

  引言:

  在三民主義學說體系中,民生主義的發軔雖晚于民族主義和民權主義,但卻凝聚了孫中山全社會和平協調發展的戰略考慮和謀求人民“共同繁榮昌盛”的崇高理想。孫中山的民生主義反映了他的全部經濟思想。孫中山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本質有比較清楚的認識,對馬克思學說以及列寧和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和熱烈的贊揚。在他的民生主義經濟思想中,我們處處可以看到其主張社會主義的痕跡。

  筆者認為,民生主義的核心就是“人民的生活”、而“人民的生活”就是指一個社會為解決“群眾的生命”和“國民的生計”而采取的措施和社會經濟政策,民生主義的最終結局必將是實現社會主義以人為本、構建和諧社會的本質特征。

  孫中山民生主義與社會主義的關系

  孫中山心目中的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就是英文Socialism的對譯。他經過反復斟酌,認為把由日本傳來的西方詞匯社會主義譯為民生主義更為允當。孫中山反對資本家壓制平民,大力提倡公有制,高度贊揚亨利的“土地歸公有”和馬克思的“資本歸公有”,認為二者都得到了“社會主義之精髓”。雖然他對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學說并沒有準確的理解,但卻對社會主義充滿了傾慕之情。

  孫中山在闡釋民生主義的過程中,說了許多批評資本家和資本主義制度的話。從這些話中,不難得出民生主義是要反對資本家的看法。所以孫中山一再解釋,民生主義并不是要反對資本、反對資本家,只是要反對少數人對社會財富的壟斷,防止資本家壟斷所產生的社會流弊。民生主義究竟是什么?孫中山并未給我們下一個準確的、不變的定義,由于民生主義學說中蘊含有若干與社會主義相近的設想,民生主義往往被評價為社會主義。但具體到中國,他反對在中國馬上實行共產主義,因為在他看來,中國當下最主要的問題是“患貧”而不是“患不均”,“在不均的社會,當然可用馬克思的辦法,提倡階級戰爭去消滅它,但在中國實業尚未發達的時候,馬克思的階級戰爭、無產專制便用不著。所以我們今日師馬克思之意則可,用馬克思之法則不可。”由此看來,他對馬克思主義有一定誤解,并保持著一定距離。

  因此,民生主義“它可以顯現社會主義的特性,也可以顯現資本主義的特性”,是介于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的主義,是將資本主義生產與社會主義分配相結合的一種模式。

  孫中山民生主義的真諦

  民生主義的真諦究竟是什么?換一個角度來說,民生主義的內容如何?民生主義是孫中山“社會革命”綱領,它希望解決的課題是中國的近代化,即發展資本主義經濟,使中國由貧弱至富強;同時還包含著關懷勞動人民生活福利的內容,以及對資本主義社會經濟的批判和由此產生的“對社會主義的同情”。孫中山認識到,在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推動下,資本主義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取得了迅猛發展,中國將不可避免地要走上資本主義道路,中國要發展資本主義,又要避免資本家壟斷社會財富、壓制人民群眾,辦法在哪里?孫中山在革命之初制定的革命方略中就嚴正指出:“而欲求生產分配之平均,亦必先將土地收回公有,而后始可謀社會永遠之幸福也”。“敢有壟斷以制國民之生命者,與眾棄之”。孫中山認為,只要實行以土地國有和節制資本為主要內容的一系列民生主義政策,就能防止大資本家專制,防止壟斷資本主義的產生,避免大資本家控制國家經濟命脈,繼而控制國家政權。可見,孫中山所要建立的,不是沒有資本家的社會,而是不讓大資本家的壟斷資本主義社會。

  鑒于中國當時的社會情況,實業發展未久,大資本家還未出現,也還沒有資本家壟斷社會經濟的現象,這就為民族資產階級發展提供了契機,孫中山企盼中國社會產生民族資產階級,而實行土地國有、節制資本、發達國家資本的政策就是希望通過國家立法的形式防止壟斷資本主義的產生,從而有效促進民族資產階級所代表的中等資本家—中產階級的發展。正在成長中的民族資產階級,是孫中山所渴望的,是實施民生主義、避免社會弊病的階級基礎。可以說,民生主義所要代表的是正在發展中的、受到嚴重壓抑的、政治經濟勢力都很軟弱的、渴望同官僚壟斷勢力和外國資產階級爭取平等地位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利益。

  孫中山認為,實行民生主義,經濟生活上人人平等,共同富裕,就能保證中國永遠不再革命。“仆之素志在提倡實業,實行民生主義,而以社會主義為歸宿,俾全國之人,無一貧者,同享安樂之幸福。”這就是他理想中的民生主義——社會主義模式。

  這種民生社會主義特點,一是以國家資本為社會的主要經濟構成,主張生產手段和大規模產業的國有化,不允許大資本壟斷國家經濟的命脈;二是代表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發展資本主義的要求,以民族資產階級為支撐社會發展的階級基礎,維護的是民族資產階級的利益;三是融入了社會主義的分配辦法,力求通過國家法律來保護全體人民利益,從而促使全社會和平協調發展,全民都得到富裕,防患社會革命于未然;四是在政治方向和社會發展目標上,公開聲稱與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不相沖突,而且是可以相輔相成的。它實際上是孫中山根據中國當時國情設計的一種有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發展模式,是他所追求的理想社會制度,體現了“均平”與“協調”,“互助”和“博愛”思想,“天下為公”的最高境界。

  孫中山民生主義的時代局限性

  通過以上歷史事實,我們可以看出,孫中山所設計的民生社會主義宏遠前景,是令人敬佩的。但是,中國當時的社會現實不可能容許孫中山在這塊土地上試驗自己的理想。孫中山強調中國只有大貧和小貧,意在模糊中國社會的階級差異。他沒有深刻認識到中國農民對土地的渴望,沒有體察到農民和地主階級之間階級斗爭的存在。尤其是,19世紀70年代以來,民族資產階級(孫中山所企望的中產階級)飛速成長,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已然在中國社會的經濟、政治生活中有相當影響,民族資產階級與外國資本主義的獨資企業已經控制了中國經濟的走向。隨著這些資本主義的發展,繼而產生的金融、交通企業已經具備壟斷資本主義的特征,這對中國傳統社會的沖擊力是很大的。對這些估計不足而設計民生社會主義的宏遠前景,頗有些單向思考的意味。試想,在中國當時的現實情況下,土地公有、資本公有能否實現?實現以后能否防止壟斷性的大資本家產生?如何保證社會全體成員公平分配、人人幸福?是否能避免勞資間階級斗爭的產生?怎么能做到工人和資本家不發生沖突、農民得益,地主不受損失?誠然這些都可以通過國家立法來實現,但當時國家憲法尚未實行,想通過立法來保證實行土地國有、節制資本是不可行的。孫中山認為階級斗爭是社會發展的病態,是可以人為地加以醫治的。殊不知階級斗爭在社會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它是階級社會歷史發展的直接動力。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在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時,社會主義革命的到來不可避免。設想避免階級斗爭,避免社會革命,政治革命與社會革命畢其功于一役,作一勞永逸之計,是脫離當時社會實際發展情況的。

  總之,從思想史的角度看,孫中山民生主義思想雖然存在一定的時代局限性,但孫中山民生主義思想中還是有大量與社會主義原則相近的內容,這對我們今天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著巨大的鞭策、啟迪作用和極為重要的指導意義。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一系列重要論述中,闡明了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意義,他提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在前進的道路上,我們一定要堅持從維護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高度,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在學有所教、病有所醫、勞有所得、老有所養、住有所居上持續取得新進展。”孫中山的民生主義學說,是可以為我們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社會帶來一定啟示意義的。

  (作者系民革浦東新區委會黨員、上海國際機場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財政部評審專家)

作者:徐榮 )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果 甘肃快3开奖结果今天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 一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 山西高银股票配资公司 娱乐电玩城大全 福彩3d之家预测 辽宁11选5快速看号方法 福建11选五每天多少期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表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今天 双色球玩法介绍 宁夏11选5 河北快三豹子遗漏 7星彩走势图表